茶几人生//2013世界和平
2010/01/11 (Mon) 夏(aph相关,CP露中)

这是送给juan酱的贺文的第二章 夏
和上一篇《春》其实是连续的~【笑】
CP也是露中。13号以前会把剩下的两篇《秋》和《冬》一起写完。请nini保佑我不要瓶颈= =||
呃……最近露中也稍微的……越写越顺手了呢……
这是什么原因呢?
其实某人依然是吐槽星人,热爱吐槽事业……
以上。
点击进全文阅读~
==================

上海的的刨冰莫斯科的雪

廉价的快餐店的午后显得十分拥挤,伊万不得已把他相较亚洲人更为庞大的身躯塞到一个沙发的小角落里。他抱着手闭目养神。

“妈妈妈妈,你看那个外国人叔叔穿的好厚!他不热么?”

“嘘……”

对面的座位上有人坐下了。

“伊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伊万睁开眼睛无精打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个子男人。王耀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两袖捋到了手肘。他刚刚去了趟洗手间。

“很不好。我觉得我犯贱。”

伊万无力的扭了扭身子调整了一下姿势。王耀笑了,打趣道:

“嘿,说了让你脱了衣服你不脱,你才意识到你犯贱啊?”

伊万瞥了他一眼,干脆不说话了,继续抱着手养神。冷饮店的冷气呼呼的吹着,噪音很大,客人们呜里哇啦的谈论着各种事情。玻璃窗外阳光明媚,明媚到能烤死人,泊油路的表面被烤的黑亮黑亮的泛着光,好像一脚踩下去就会有一个印儿。街上人几乎没什么人,即使有人也是顶着太阳伞穿着小短袖迈着小碎步小跑着往开着空调的快餐店冲。快餐店的门哗啦哗啦的开了关关了开。时时刻刻都能听到服务员用清亮的声音说着“欢迎光临”。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拥了过来,让伊万觉得他的头更疼了。毫无疑问的,斯拉夫男人这是中暑呢。

伊万真觉得自己犯贱,为什么会答应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这个家伙来他家过夏天。虽然那个家伙义正词严的说是因为自己把他拐到自己家过了一个极其严寒的春天之后的礼尚往来。伊万觉得不公平,极其的不公平。虽然他家的春天的确很冷,但是他可丝毫没有让眼前的小个子受一点儿罪。因为再大的风雪,再冷的严寒都被这个斯拉夫男人隔绝在自己温暖的臂弯之外了,虽然王耀基本上在莫斯科变得一片晴朗之前没怎么下过床,但是斯拉夫男人肯定的认为自己待他不薄。

可现在,自己却选择在自家难得的最舒服的几个月里跑到邻居家受活罪,这不是犯贱这是什么?

当飞机在上海浦东机场落下的时候,一切的噩梦就开始了。打开的机舱门,一股足以用恐怖来形容的热浪扑面而来,差点没把伊万掀了个个儿。他扶着被太阳烤的火热的长梯把手走下飞机。王耀却穿着一件白色的薄衬衫朝着他贼笑。

结果浦东机场上演了一出只有名字限制的限制级大戏。

《脱掉脱掉》。

“围巾脱掉!!外衣脱掉!!脱掉脱掉!!全都脱掉!!”

王耀扯着伊万的围巾如是说着,也不管来回的机场工作人员投来的诧异的眼光。伊万为了自己的身家清白当然抵死不从。和那个小个子的老不死扭打成一团。

“小耀你够了!!”

伊万抓着王耀的两只手利用身高优势把它们举得高高的。

汗珠从他的额头一直沿着脸部的轮廓滑到下颚,滴落在了厚重的围巾上。

王耀盯着伊万一张惨白的脸目不转睛:

“喂伊万,你没事儿吧?脸色好难看……”

结果还没等他说完话,伊万感到一阵晕眩,一个踉跄几乎站不稳脚了。

结果王耀神力大发,拖着一个中暑的斯拉夫男人直冲机场附近的快餐店。

伊万此刻觉得自己挺窝囊的。闭着眼睛生闷气。然后是一双凉凉的手附上了自己的额头。伊万睁开了眼,果然看见那双黑眸里透露出的担心。

“伊万,吃冰么?”

他小声的问着。

伊万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王耀笑了笑,转身去了前台。那双冰凉的手离开额头的一瞬间,伊万有些后悔,应该再犹豫一下再答复他的。该死的廉价快餐店,居然没个服务员点餐?他记住了快餐店门口巨大的黄色的显眼的M,决定回家把这个带M的连锁店挨个检查一遍,最好能查出个什么违规来再查封它个几家。

王耀抬着餐盘出现在自己面前。餐盘上放着两份晶莹剔透的刨冰。他说:

“阿尔弗雷德家的东西,贵的要死又不好吃,我不是很喜欢。不过这个刨冰夏天吃还是很不错的,你就将就一下吧?”

他将一份刨冰放在自己面前,一份放在伊万的面前。

伊万拿着塑料制的小勺看着眼前的刨冰。他说:

“我家漫山遍野都是这种东西。”

他用用勺舀了一勺,放到嘴里。除了糖水红豆炼奶什么的味道,和自家那些个白花花的东西也没什么差别,白色的,凉的,遇热了就会化成水。换做是在自己家,这种东西不要钱白送他都不会去吃。阿尔弗雷德居然用这种东西来小耀家骗钱,他郁闷的想着,有些愤怒,于是就泄愤似大勺大勺地舀着刨冰大口大口的吃着。然后便突然的,想起了自己小时候。

想起了,那时家里穷,太过恶劣的气候导致他家每年都要死很多人。饿死的,冷死的。最困难的时候,他和着雪地里的雪嚼树根。那时他只记得嘴巴被冻的生疼的感觉还有那些偶尔夹杂在雪里的尖锐石子划破柔嫩的口腔。他曾天真的以为,所有的雪水都是带着那样的血腥味的。

而那时,对面坐着的这个看似温和的小个子男人,正坐在雕栏玉砌的宫殿里听着文武百官齐喊万岁万岁万万岁。风轻云淡的做他的天朝上国。

一盒刨冰很快便见了底,没有来得及入口的部分变成了液体,和着炼奶红豆和某些不知名的东西变得一片混沌的难分难解。

王耀的刨冰却不知为何,还剩大半。他眨了眨眼,把自己那半盒刨冰推到了斯拉夫男人的面前。

他说:

“伊万,给你。”

伊万一个闪神,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年月。那天,那个天朝上国指着一片广阔的土地,说:

“伊万,给你。”

斯拉夫男人放下了手中的勺子,拉了拉颈间的长围巾,他说:

“小耀,有的时候我还真是挺恨你的。”

王耀愣了愣,放低了眉眼,不笑了。而伊万却反而笑了。他继续说着:

“小耀呀,你要是喜欢这种东西去我家就好了嘛。莫斯科漫天遍野的你喜欢多少就拿多少,何必给阿尔弗雷德那个除了做生意就什么也不会的蠢蛋送钱呢?”

王耀叹了口气,扭过头拄着腮望着玻璃窗外的街道,上海的街道。他说:

“伊万,上海的刨冰和莫斯科的雪,难道在你看来就没有任何区别么?”

·APH相关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双子最高TAT | TOP | 春(aph相关,CP露中)>>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 TOP |

【·自我介紹·】

香桦君

Author:香桦君
社团:茶桌骑士团

2013年回归FC2。
静心经营一片小天地。
属性:写手/催子,二次元常驻人群。
使用方式:小心轻放,时常爱抚。
萌:网王·亚千/OA/OS|DGM·拉神RK|黑蓝·黄濑|APH·亲分中心|钢炼·佐中心|Vocaloid·双子|青驱·狮梅|盗墓·解语花|家教·DH|MAGI·霸裘|战B·家三/猿飞个人|
追:MAGI|花牌情缘|足球骑士|绝园的暴风雨|HXH|青驱|DGM|黑蓝|新网|APH|家教|卡片战斗先导者|JOJO|7seed|
坑:百日蔷薇|HXH
腐:探索者系列|鸣鸟不飞|code|10Dance|
游:LOL|剑三|枪神纪|DN|DNF|
基本无雷,杂食又温顺,容易被洗脑,低产但几乎不爬墙。
热衷卡片游戏番与各种冷番。
默默的写文,徘徊于坑与被坑之间。

本子工作中:
APH人国本《无人生还》
夏目双人志《柒葉》

【·物以类聚·】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悄悄踩一下·】

【·风铃·】

【·logo~·】


故人依旧?
九酱子·就这样子 Victoria·关锁的圆 幽王·安意图杀死珀 Suars三年好战友 嘉兰百合·Elysian fields 陌莎轻染·星空 明日へ 安拉朵朵·露西亚's

【·喜欢就戳一下吧·】

和此人成爲好友

【·cbox·】

恩,欢迎唠嗑勾搭等等等等……

【·links~·】

~~~各种连接~~~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找啥?·】

【BGM】